2018年上半年四川公务员考试申论真题及参考解析

2018-04-23 22:48   作者:四川人事小昭君   出处:未知   点击:  

  导读: 2018年上半年四川公务员考试申论参考解析 点击下载 2018公考交流群200520098 2018上半年四川公务员考试申论真题 一、给定资料 材料一 M市D区是省内实施科技特派员工程的试点地区,早在2004年就开始了相关的试点工作。M市D区的农民是科技特派员工程的最早受益人。在村民

2018年上半年四川公务员考试申论参考解析 点击下载


2018公考交流群200520098 


2018上半年四川公务员考试申论真题

  一、给定资料


  材料一


  M市D区是省内实施科技特派员工程的试点地区,早在2004年就开始了相关的试点工作。M市D区的农民是科技特派员工程的最早受益人。在村民们心中,科技特派员就是要给田间地头开药方,把先进的科技种到地里头,长出金苗苗。


  不久前,D区记者小菲就本区科技特派员的情况,对区科技局副局长李明进行了一次采访。在采访中,李局长感叹道:“我们的科技特派员大部分是行业领域的专家、大学生,有的讲授得偏重于纯理论,对农民来说,太过于抽象,不接地气,不实用。这在实际操作中是得不到农民欢迎的。再者说,术业有专攻,本是种蔬菜的农民,要是派一个专攻苗木塔养的工作人员给他,又能有多少用呢?”李局长认为,“农民需要和专业领域对口的,有真才实学的,能听懂田坎语言的科技特派员对接,而非流于形式的 ‘拉郎配’。”


  D区目前共有440多个行政村,但科技特派员总共才82名,这令李局长忧心。“在这支队伍里,60来岁的根本不算老,最大的已经70多岁了。想想这些老人们还能在田坎上、果林里跑几年?而一个大学生要想成为一名科技特派员,起码要跟着老特派员学习两年。但是,有多少大学生愿意跟着他们天天进村下地?我们这些年过花甲的特派员又有多少精力来带这些‘徒弟’呢?”


  D区村民老蒋对小菲说道:“去年我养土鸡,上面给我安排了一个科技特派员,结果每次来就是帮我喂喂鸡苗,陪着唠唠嗑。后来我怀疑有些鸡苗害了瘟病,找他帮忙看看,他却说没事,叫我放心。结果后来几百只鸡全部染上了鸡瘟,让我损失惨重。”对此,老蒋村里的村支书老周也表示无奈:“现在我们这儿对特派员的考核制度还不够完善。要是他们干好干坏都一个样,是很难有积极性的。如果能通过建立责任连带制度,并让特派员们以技术入股的形式参与分红的话,他们和服务的农户就会 ‘同呼吸、共命运’,双方都可以受益。事实上,乡亲们也知道好的特派员不好找,可现在村里也都通了互联网,能不能像很多医院开通网上诊断那样,通过远程视频,让特派员们给村民们的庄稼、家禽们把把脉,号号病?”


  采访中,小菲还对全区82名科技特派员进行了问卷调查。调查发现:有近三分之二的科技特派员认为自己的知识结构趋于老化,需要更新丰富;近80%的科技特派员表示因为工作的关系,根本没有时间自行学习,但如果有相应的知识讲座、观摩交流会,他们会积极参加,也不愿错过优质的网络学习资源。此外,这些特派员还有不少同专业、同领域的朋友、同学,他们也有意愿成为服务农村的科技特派员。但都因为工作忙,或不在本地,或不在政府指派培养范围内等原因而作罢。


  据悉,D区计划近期开展服务行动,围绕本地农业主导产业,建立一批“互联网+科技特派员”的创新创业示范基地,对接国家、省里的“科技特派员管理服务平台”。对此,小菲感叹道:这样的计划固然是美好的,但用好科技特派员的前提是科技特派员好用、够用。


  材料二


  在2017年T市的“全市十佳科技特派员”评选活动中,小童以压倒性的票数获得第一名。一个年仅25岁的年轻人,为何能从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的本市特派员中脱颖而出呢?


  领导说,他所服务的S村地处偏僻,有一段路车根本开不进去,下雨天时他坐摩托车进村,常弄得一身泥,特别狼狈。可是他每个月去S村的次数和时间都远远超过了考核要求。同事们说,他要是有什么没弄懂的问题,肯定会睡不好觉,会缠着老特派员们搞清楚的。大学书本告诉了他“是什么”“为什么”,但他觉得还不够。从来到我们这儿,他就开始研究我们这儿的土壤、天气、乡情民俗,他一个北方人竟然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学会了我们这儿的方言。


  老乡们说,他态度好,说话和气。大家都喜欢和他说话。他说的话大家听得懂,句子不长,用的也是田坎语言,好懂实用。而且他手把手地传技术,把课堂设在田间地头,教给大家的东西都能被记得住。“他讲东西很接地气,富有土味儿。而且,他还会收集村民的需求,定期地在网上开展‘订单化’培训。这样的特派员难找。”村支书也对小童赞不绝口。


  而小童自己却说,自己能赢得大家的喜欢,在于自己会玩些“小花样”。“老乡们要的是技术,晦涩的理论讲得再高深,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;老乡们学技术,最终还是要落脚到做上面去。科教本身有些乏味,必须要加点料才会有滋有味。我在做技术特派工作时,就坚持添加‘三味’:一是原味,坚持用原汁原味的田坎语言讲授,尽量讲短话,讲土话;二是鲜味,给乡亲们的一定是最新的农技知识,过时的、可能已经不适用的,坚决不讲;三是甜味,对乡亲们积极鼓励,尽量用积极的语言,谁都希望话好听啊,多给他们看看成功的案例,正面激励。如果你用的是本地语言,说的是农家事,讲的是致富经,他们不欢迎你都难啊。”


  材料三


  近几年,很多二线城市的人才引进工作都开展得如火如荼。二线城市尚在努力,三四线城市自然也不甘落后:给钱、给房、给户口。然而,纵观很多三四线城市的“人才争夺战”,大多也只是出台买房打折、租房补贴、落户降标、项目资助、一次性奖励等引才政策。这固然有一定的吸引力,但作为本身经济实力和区位优势不那么突出的三四线城市,给出和二线城市差不多的“彩礼”,能真正地“引凤求凰”吗?


  “在人才工作中,一些地方的同质化倾向依旧明显。”一位从事人才引进工作多年的部门负责人说道,“现在,很多中小城市都要高学历、高效能、高层次、高大上、高精尖的人才;而给人才的往往就是‘老三样’——钱、房和户口。”“很多地方把人才引进工作想得过于简单了。”一位评论家说道,“人才工作不是把人引进来就可以的,它其实更依赖人才生态的建设——如何利用、再培养、激励,如何留得住才是重中之重。然而,这往往是被很多中小城市所忽视的。花了大力气,引不到人才;人才来了却又呆不久。消耗了那么多的财力物力,也还是为他人做嫁衣。


  问题还不止于此。现在一些地方的人才引进工作,已经给当地的财政带来不小的压力和负担了,但收效甚微。很多地方都重视引进外地人才,厚彼薄此、重外轻里的人才政策更让本地人颇有意见,可以用“赔本也没赚到吆喝”来形容。“计算机、生物科技、航空航天这些尖端领域的顶尖人才本来就非常稀缺,即使在北